第六章 听仙镇收妖(1 / 2)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此番只是恰好经过,还要回去见妻子女儿。曾公子不想轻易把命交在这里,可是心里已下决心帮助乡民:“大家请起。”

“你不答应,我们就不起来”。村民们异口同声。

“好,我答应你们。”曾公子说话很缓和,却极其坚定,不容质疑。

村长也由旁边人搀扶直起身子,朝曾公子一大拜:“谢仙人大发慈悲,拯救我镇乡民,但凡有需求,力所能及,尽皆办到。”

曾公子起身安排村长落座,想了想:“村长可知,今早埋葬的那两位靖宇宗的修士,是何境界修为?”

村长看看身边几个亲信,有些确定的说:“一个是筑基期三段境界,是那个师弟,那个师兄厉害点,听说好像是已经达到筑基期八段境界。”

曾公子现今是筑基期九段境界,硬碰硬绝对打不过,毕竟那群妖怪有十多个人。可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曾公子转身,面向窗户,窗户方向的乡民自觉闪到一边,他走近窗户,望着东方那缓缓上升的朝阳,不太耀眼,完全可直视,也不知曾公子想什么。

小黑还在桌底将骨头又咬又舔,津津有味。

日上高头。

公子左手托着一缸调配液,右手拉住缰绳,从街上驾马急跑而过,后面有三人跟着跑,两人扛着楼梯跑,一人扛着一铁锹。

城镇中央广场上,村长正拿着曾公子画的图纸,指使乡民们构造法坛:“大家多出点力,天黑之前必须完成任务,否则功亏一篑!”

“是!”乡民们扛着梁,推着沙石都跑起来,十多个木匠各有安排,分工明确,各自用蝇量着距离长短,用锯子将木锯成段,锯成块。裁缝选了几匹黄色绸缎,也在边量尺寸边裁。

曾公子到达听仙镇东墙角,叫人在墙外挖一个深一米宽半米的坑,然后将画有符咒和阵法的铁塔埋进去。曾公子则在墙角的里头,用破布裹在一根木棍上,蕉缸里特制的调配液,从墙底往上画符。等后面扛楼梯的到了,再攀楼梯将上面的符画完。曾公子对符咒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不论从符咒的东南西北或中间某处起笔,皆能快速将符咒完整画出。

不出片刻,东墙内便刻画两张六米高,三米宽的聚魂符,两符里头都用锤子敲进五六十根三寸铜钉。铜钉之间用银钱相连,构成聚魂阵。墙外头埋上刻有聚魂符和灵力注入的聚魂阵的高半米宽如拳头的铁塔。三者,再涂有稀有物质釧,使它们能互相联系感应,成倍扩大聚魂效力。

东墙布置好。

公子又左手托缸,右手牵缰绳,驾马到南墙。

要确保东西南北墙角都有一样的聚魂符,聚魂阵,埋好聚魂塔,才能与中央广场的法坛遥遥呼应,发挥聚魂集妖的作用。

不知不觉已经日落西山,听仙镇上百人还在赶工,人人都跑起来,这一天,他们好像不知疲惫。他们会疲惫,但不敢疲惫,一但松懈,导致计划失败,妖怪一生气,他们面对的将不是疲惫,而是死亡。

中央法坛已然建成,是一个高三米,长宽为九米地基的聚魂法坛。四边各捆着三根高九米的木柱,此刻他们正将曾公子画好符文的大黄布用绳子拉到柱的最顶部。法坛四周分布十二杆一米高左右的法旗,法坛用十多种妖兽和奇树汁液按一定比例调配的汁液,在坛上及四周画上密密麻麻的符文。坛上还用水泥浇灌九十九只铁碗,碗内外符文密布,碗与碗之间,用特制调配液浸泡三个时辰的蓝布连在一起。

法坛四周所有十二根九米高的木桩也画了符文,注入阵法灵力。柱顶用金线交叉联系,在半空织成聚魂天网。

做完这些,曾公子已消耗大半灵力,急须打坐休息,却见黑夜降临,月上西墙。

“大家快隐蔽!”曾公子向大家命令。

所有乡民停下手中的活,跑进附近的屋子,没有一个人敢留条缝自己偷看。

“小黑。”曾公子将小黑叫过来,朝远处一指:“你到旁边候着,没我命令,不得靠近!”见小黑无动于衷,曾公子突然上了脾气吼道:“快去!”

小黑这才低拉着头,朝远处一步步走去。

曾公子就在法坛中央打坐,一边回复灵力,一边侧耳倾听。

不到一刻钟,就听到镇里有响动,小黑也从蹲的姿态到立直四腿,眼睛直勾勾盯着一方向。突然,妖怪好像从四面八方进来了,这时小黑明显应接不暇,只好将双眼紧锁中央的曾公子。

曾公子低声自语:“既然来了,自然要会一会!”

曾公子双手快速掐动法决,辅以七星镇魔步,朝天一指:“起!”

指尖一股灵力射出,击在聚魂天网上。牵一发动全身,整个法坛都被这灵力如电般过渡。轰,一声,法坛力量聚集饱满射向四面八方,灵力经掠听仙镇东南西北四角时,突然被牵引吸坠。墙角聚魂符,聚魂阵,聚魂塔形成一片维幕像一块透明的银色巨布,汇合东南西北四方向,形成一个弧形锅盖状向中央法坛聚集,将整个听仙镇瞬间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