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都不吓人的(1 / 2)

客厅嘻嘻哈哈闹作一团,搁在不远处的手机就在这时候忽然响了起来,正在夺包包的江子淳意外的咦了一声,好奇的拿起来翻来覆去地摇了摇,小声嘟囔道:“奇怪,怎么一直响。”

噢,秦珞还没有教他怎么用通讯工具。

“笨咯。”

凌小小一把夺过滑动到了接听键,江子淳在她拿着手机跑向秦珞之前抢了回来,嘴硬地反驳:“谁不会用了,本大王无所不能!”说完,火气冲冲的对着听筒里凶狠问道:“谁啊?”

闻声出来的秦珞已然石化在原地,完了,不管电话的另一头是谁,知道蠢蠢的存在对她和他来说都不是件好事。

果不其然,那边静谧了一瞬,夹杂着异国腔调的迷人嗓音沉沉响起,充满了警惕和怀疑:“你是谁?小珞呢?”

男的?还叫主人叫的这么亲密?

江子淳冷嗤,把看的肥皂剧里头正室逮到第三者的泼妇台词瞬间在脑中全都过滤了个遍,挑了最恶毒的正打算开口,握着的手机就让秦珞轻轻抽走了。

她转过身走到窗边与电话里的男人语气熟稔地对话,被晾在一旁的江子淳手一横,撅起看不清的嘴顾自生了会儿闷气,见秦珞连个眼神都没分给他,又不甘寂寞地跟上去,在她屁股后头鬼鬼祟祟地把耳朵凑前,偷听着电话对面的谈话内容。

“喂?阿彦,嗯,啊那个是电视里面的声音啦,咳,是吗?我做着饭呢,一会儿我把她送到楼下你再过来也不迟呀。什么,过来吃饭?不噢,你已经到了”

叮咚

像是要印证对方的话一般,门铃在电话挂掉的同一时间接而响起,秦珞僵在原地片刻,头疼地解下围裙慢吞吞地朝门口走去。

“我来!”江子淳今天似乎异常殷勤,在秦珞还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就自告奋勇地冲到前头,很是顺手地扭开了门锁。

饶是安彦知道秦珞家不止她一人,骤然看到那货是一只没有脸的鬼,第一反应也是条件性地拍了个烈性咒印过来。

虽说治愈术可以恢复人的身体创伤,可这心里的咳,秦珞就不知道了。

放置在进门处的置物架哗啦啦的散落了一地,江子淳从地上傻兮兮地爬起来,怔了几秒,然后转头看向因契约缘故受到许些波及的秦珞。

由于替他分担了一些痛楚,秦珞的面色微白算不上好,江子淳爬起来一瘸一拐地挨了过去,她想如果蠢蠢的脸还在,约莫是一张龇牙咧嘴万分委屈的模样。

“主人,你怎么了?”

秦珞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握过他的手一边帮他恢复,一边朝满头雾水不明就里的安彦说道:“呐不小心契约了一只鬼,一直没敢告诉你。”

!卧槽你一个送鬼投胎的祭灵使者好端端的不把他弄去往生门,竟然还契约了!

安彦脸色瞬时沉了下来,消化着秦珞的信息量。

蓦地,他像是想到什么,抬眸一副深仇大恨的表情直瞪瞪地盯住她,踌躇半晌才艰难开口:“小珞,他的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