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上罡掠寨!(1 / 2)

剑萧喧 笙箫以歌 3967 字 1个月前

“轰隆”雷声炸响,接着下起了瓢泼大雨,豆大且密集的雨点落下,地上的血迹被冲刷掉,这处“桃源”又恢复了本该有的安宁。

姜烨走进院内,竟看见老人领着小男孩跪对着院门,小男孩更是弯下了自己的腰。

“潇爷爷,小华,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我可担不起啊,快点起来,下这么大雨等下着凉了。”姜烨边说着边急忙上前准备扶起两人。

“姜小子,不,恩人!这一跪是您该受的!这罡虎就是杀害我那苦命的儿子儿媳的凶手啊,您今天杀了他,可是为我们报了大仇啊。”老人不理会姜烨的搀扶,还是跪在地上,衣衫都已浸湿,老泪纵横,泪水夹杂着雨水从脸上滑下。

“潇爷爷,您再不起来,我可是要折寿了啊!您救了我一命,我怎能见死不救啊,您快点起来,等下感了风寒伤了身体。还有,潇爷爷您是我的长辈,就叫我姜小子就行,不用叫的那么客气的。”

姜烨用力的拉起老人和潇华,赶忙拖回屋内。进屋后,老头还作势欲跪,姜烨眼疾手快连忙搀扶着老人。争执了一番啊,老者只好作罢。

舒了一口气,姜烨看见潇华在旁边一个人沉默不语,脸色压抑。走上前摸着他的头,突然潇华号啕大哭起来,眼泪和鼻涕一起流下,仰起头大喊着:“爹!娘!你们看见了吗?你们的大仇刚刚已经被大哥哥报了!虽然不是华儿亲手报的仇。华儿会听你们的!会照顾好爷爷,会变的有出息的!”两年来压抑的悲伤和情绪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看着眼前已成泪人的男孩,姜烨竟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安慰,最后还是让潇华一个人大哭着发泄出来。希望父母被害造成的痛苦可以激励这个男孩的人生,而不是成为他浑浑噩噩的原因吧。

好长时间,潇华的哭声才渐渐平息。为了缓解此时的氛围,姜烨摸着肚子,“潇爷爷,我肚子有点饿了……”

老人拍了一下脑袋道:“你瞧我这脑子,姜小子消耗这么大肯定该饿了。华儿!走,我们去收一下鱼篓的鱼,给你大哥哥做顿全鱼宴。”

“哎!”潇华又恢复了小男孩该有的朝气,大声的应了一声。

姜烨看着爷孙俩,脸上露出了笑容,趁着爷孙俩收鱼煮鱼的功夫,他找出李皓轩给的药,刚刚罡虎的那一拳牵扯了他体内的伤势,此时并不好受。

用过了药,姜烨感觉好过了一点,他回忆着刚刚斩杀罡虎的那一剑。自己好像与风融为一体,爆发了前所未有的速度,与风为伴,化为风,现于剑,如同影子一般随行,为影闪……

“姜小子!出来吃东西了!”老人的呼喊将姜烨从感悟中拖了出来。闻着屋外飘进的香味,姜烨顺着香味被勾了出去。

………

罡掠寨正厅上,“咣当!”一声,扶手上的茶杯被摔到地上,滚烫的茶水溅到了下面跪着的人的脸上,但他一丝情绪都不敢表现出来,还是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

大堂跪着的人正是被姜烨放回来传话的罡狼,他一字不差的将姜烨的话带给了面前这个坐在虎皮背靠椅子上的中年人。只见中年人异常魁梧,肌肉发达,皮肤黝黑,穿着动物毛皮织的衣物,脸上神情震怒,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一股威压。两边站着两个姿色俏丽的侍女,被吓的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出。中年人姓叶名平,是罡掠寨的寨主,同时也是背负几十条人命的通缉犯,生活在附近几十里的人都知道他的恶名,带着他的小弟们作恶多端,占山为王。

“岂有此理!还有这种事。罡狼,那个人真的是这样和你说的?”叶平压抑着内心的愤怒,自他带着几个兄弟逃离到这里当了山贼土匪后,入伙的亡命之徒也越来越多,三年来也算是过上了土皇帝般的生活,极少有人挑衅罡掠寨,就算有也已经不在这个世上永远说不出话了,没想到被一个毛头小子传话说三日后上寨,这无疑是在啪啪啪的打着他的脸。